章节目录 9.第九章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搜阁 www.bis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soge.com

????一秒记住【笔搜阁 www.BISOGE.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夏轻真的很能忍,把抽屉里的巧克力拿在手心里,脸上没什么表情,轻放在他的桌面上。

????男孩手指修长,挑起巧克力的包装扫了一圈,轻蔑的笑笑,抬手丢到了后面的垃圾桶里。

????夏轻再好的脾气也受不了他刻意的糟蹋,眼睛气的通红。

????陆行看她生气的样子,心里不爽快。

????她这双水灵的眼睛里,每次看向他,都异常疏远,把他当成病毒避之不及。

????嘁。

????夏轻手在发抖,“你觉得欺负人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吗?”

????陆行抬起下巴,神情倨傲:“确实有点意思。”

????沉默良久。

????夏轻站起来,走到垃圾桶边上,把巧克力又给翻了出来。

????陆行冷眼盯着她,一言不发。

????孟放吸了口冷气,看不出夏轻胆子大成这样,公然下陆行的脸。

????坐在后面的人,大气都不敢喘,生怕战火波及到自己身上。

????陆行起身,用力又把她手里两颗皱巴巴糖纸包着的巧克力给夺了过去,冷着一张脸砸在地上,轻蔑笑了一声,说:“来十三中之前你难道没打听过吗?惹谁都不要惹我。”

????他蔑了一眼地上的巧克力,气焰嚣张:“今儿你捡一次,我砸一次,你试试看。”

????陆行脾气不好,不是道听途说,是真的很差。

????夏轻脸色苍白,瘦弱的身躯仿佛要站不住,胃里在抽搐,越来越疼。

????她见过陆行痛哭时的眼泪,也见过他神采飞扬的笑容,从没想过,自己也会见识到他跋扈恶劣的纨绔样。

????地上的巧克力没有敢去碰,等夏轻再去看的时候,糖纸被踩的扁平,印满了脚印。

????一下课,闻晗找她说话。

????“你让班主任给你换个座位吧,陆行真的太过分了。”

????不用闻晗提醒,夏轻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我知道。”

????“陆行吃软不吃硬,你不要跟他对着干,他可能过两天就把你给忘了。”闻晗压低了嗓子,给夏轻传送经验。

????夏轻纤长浓密的睫毛颤了颤,抬眼对她笑了笑,“好。”

????闻晗抬头看了眼黑板右侧的课表,哀叹一声:“下节课就要公布月考成绩了,我好紧张。”

????夏轻忍不住弯了弯嘴角:“你一定考的很好。”

????闻晗趴在书桌上,有气无力:“如果学校不给我妈发短信就好了。”

????十三中的传统,每次月考成绩都会发到学生家长的手机上。

????夏轻拍拍她的肩膀,“不要丧气,我们一起努力。”

????“好,嘿嘿。”她的话好像真的安慰到了闻晗,小女孩心情顿时开阔,“放学我请你喝奶茶。”

????夏轻的手捂着肚子,笑着摇摇头:“我今天不舒服,不想喝,改天我请你吧。”

????闻晗点头:“好。”

????十一班的教室门口突然又热闹了起来,徐昕然伸着脖子往里看,没找到陆行的人影,不甘心的跺跺脚,随便抓了一名同学问:“陆行呢?”

????“不知道。”

????预备铃响,徐昕然还没有死心,继续站在门口等。

????好不容易才等到从走廊那头慢悠悠走来的少年。

????徐昕然欣喜的跑上前,“陆行,我等你很久了。”

????陆行皱眉,越过她径直回教室。

????徐昕然红着眼睛,像是下一秒就要掉眼泪。

????“操,徐昕然对你真是痴心一片。”孟放说。

????开学到今天,厚着脸皮往陆行眼前冒了好几回。

????夏轻从看见徐昕然的脸后心神不宁,那晚,哭着给她打电话的就是徐昕然。

????夏轻到现在都不知道,季周和陆行到底是什么时候有的过节?

????十三中那时流言不断,传的最广的是说,季周抢了陆行喜欢的女孩子。

????可夏轻不信,那天夜里,她曾经亲眼见识过他们不要命样的打法,尤其是陆行。

????十六岁的少年,第一眼看过去,只会惊艳。

????黑暗中,他眉眼阴翳,眼神深处流露出的血腥,望而生畏。

????夏轻敛神,打算等放学回家后盘问季周,他和徐昕然到底是什么关系?

????了解清楚始末,他们才能避开那段无妄之灾。

????课上,语文老师把月考卷子发了下来。

????他也不管后排多么鸡飞狗跳,只顾着讲解自己的卷子,愿意听就听,不愿意也不强求。

????陆行语文考了五十四分,卷子看了一眼就被他胡乱塞进抽屉里,再也没拿出来。

????他自己都费解,这四十五分是从哪里来的?

????孟放给他丢了张纸条,上面写道:【行哥,有无望三百分?】

????【去你妈。】

????【语文几分?】

????【五十四。】

????【操,你抄谁的了?!】

????陆行考语文,从不写作文,凡是需要写很多字的题目,他一律不写,就这样也能考到五十四?

????【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

????妈的。

????孟放差点笑死。

????他下笔飞快,【我偷看了你同桌的卷子,她语文考了一百三十二。】

????陆行挑了挑眉,一百三十二?那确实很优秀。

????孟放拍拍陆行的后背,压着嗓子说话:“我觉着下午夏轻就得搬座位了。”

????学习好的同学没有愿意留在后面的,夏轻又被陆行凶过两三回,肯定更加不愿意留。

????“我求着她当我同桌?我看她还不顺眼呢。”

????陆行背靠着后桌,伸直了两条长腿,轻慢的说话声有点大。

????夏轻也听见了,她装没听见,低着眼眸看卷子上的批改语。

????少女挺直背脊,乌黑的眼眸颤了颤,指节泛白。

????语文课结束。

????孟放喊陆行逃课去四中溜达一圈。

????陆行却坐在位置上不动。

????孟放回头:“走了,行哥,再晚点等我到四中他们也放学了。”

????“还有两节课。”

????啊?咋回事啊?

????陆行记过课表?他哪一次不是说走就走了,上个屁的课。

????孟放微妙的眼神放在他身上,看了看陆行身边的少女,似乎懂了。

????他一屁股坐下,调侃道:“我们行哥真是个热爱学习的好学生。”

????陆行没工夫和他斗嘴,从口袋里摸出一块巧克力,往夏轻桌子上放:“给你买的。”

????夏轻推回去:“不用。”

????她低垂着脑袋,把陆行忽视的很彻底。

????“我让你收着。”

????“怎么,季周给你的就能要,我给你的你就嫌脏?”他的话说的越发难听。

????夏轻抬起头,双眸清澈,满眼震惊,她捏着拳头,浑身发抖,看样子是气的不轻。

????陆行以为自己戳到了她的痛脚,看着她浑身发抖眼眶通红的模样,心头阵阵快意。

????“生气?你有什么资格生气?我有哪一句话说错了吗?”

????“你和季周在学校里装什么不认识呢,你也别在我面前摆架子,让你收着你就收。”

????“免得难堪。”

????陆行撂下话,不留退路。

????夏轻胃疼,额上冒出的细小汗珠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滑。

????她脸白的像是久病之人,陆行嘴里说出口的话,搅的她胃里更难受。

????夏轻咬唇,哑着嗓子说了一个好字。

????然后她把巧克力握在手心里,“这样可以了吗?”

????陆行心口闷闷的,胸口堵着一口气疏解不开,他懒得吭声。

????孟放瞧着那块巧克力很眼熟,早自习下课陆行疯了一样非要翻墙跑出去,找了好几家店,挑了最贵的那种,买了下来。

????他也没想过,陆行大费周章会是买来送给夏轻,关键是女孩不领情,逼迫着才收下来。

????——

????课间操休息的时间。

????班主任抽了个空隙公布了月考成绩,年级第一是季周。

????夏轻听见陆行骂了一句脏话。

????她倒是很高兴,只要之后季周不招惹到陆行,不和他起冲突,就好。

????班主任站在讲台上,视线往陆行这块望。

????“王老师,您不会要先公布我们的名次吧?我们是没意见,怕您扛不住昏过去啊。”孟放笑嘻嘻的说。

????班主任瞪他一眼:“你闭嘴,你们几个的账,我迟早要算。”

????班主任接着说:“新来的同学呢,这次考的很好,年级第四,班级第二。”

????“夏轻,不过你也不要松懈。”

????这个成绩已经很好,十三中的排名,基本就是市排名。

????陆行猜到了夏轻成绩好,但好到这种程度就让他很烦。

????教室里的同学忍不住都朝夏轻看过去,在此之前,他们都没怎么认真关注过这位话不太多的新同学。

????她低调普通。

????如果不是陆行偶尔弄出来的动静,他们几乎都要遗忘这位新同学。

????夸奖过后,就轮到了批评。

????班主任恨铁不成钢,点着陆行一个人骂:“月考都几次了?啊?陆行,我在办公室都没脸,回回都是你倒数第一,没有进步只有退步。”

????“尤其是你的数理化,考试分数惨不忍睹,我都不忍心念出那几个数字。”

????陆行漫不经心的听,浑然不在意。

????直到班主任说:“你好好向你同桌学习。”

????他才略带讽意的笑了笑。

????班主任一走,陆行伸出手指头在她桌面上敲了敲,扰的她没办法安心学习。

????夏轻问:“你干什么?”

????陆行眉眼之中慵懒散漫,眼尾上挑:“老师让我向你学习,好学生,把你卷子借我看看呗?”

????“我自己要用。”

????“啧,我就随口一问。”陆行伸了个懒腰,“没想真看你的,说句实话,我挺讨厌你这种装腔作势摆架子的好学生。”

????夏轻岿然不动,好似全然没听见他的话。

????——

????鉴于陆行的成绩实在低的过分,班主任让他把每份考卷都抄一遍。

????陆行哦了声,抄不抄,全看他心情好不好。

????孟放觉着陆行今天心情不怎么样,中午放学去吃饭的路上,他们都能听见议论夏轻的声音。

????“转校生不是五中来的吗?怎么那么厉害啊。”

????“是五中啊,我问过我在五中的同学了,他们说夏轻的成绩一直都很好。”

????五中也分初中部和高中部。

????夏轻从初中起成绩就一直名列前茅。

????“下次分班她肯定就去一班了吧。”

????“肯定啊,十一班这么乱,如果是我,我受不了,她同桌又是陆行,更受不了。”

????陆行脸色阴沉。

????下午,他们翘课去了四中。

????两所高中仅仅只隔了一条街,临近黄昏,陆行收到一条消息,脸色顿时变了。

????一群少年在操场上踢了一下午的足球,这会儿汗流浃背,热的要命。

????孟放看他脸色不对,问:“出什么事了?”

????陆行拿上衣服,“回去,我爸来学校了。”

????“你爸!!?”孟放又说:“你爸去学校干什么?”

????还能做什么?肯定不会给他好果子吃就是了。

????他顶头的两个哥哥是亲戚口中的楷模典范,只有他是个混账。

????陆行翻墙回了十三中,在他爸踏进教室之前,滚回了自己的座位。

????少年身上有股汗味,并不难闻。

????陆行的父亲来十三中似乎有别的事,并没有来找陆行的茬。

????放学后,陆行看都没看夏轻,转身就走。

????——

????夏轻走路回家,经过药店,她进去买了胃药,拎着白色塑料袋出来,转角就碰见了陆行那群人。

????他穿的很单薄,一件短袖,白色的运动鞋,头发清爽,发梢滴着水珠。

????陆行刚洗过脸,他皮肤很白,瞳仁漆黑,高鼻梁,越看越觉得好看。

????夏轻被他在半路上拦了下来,高高瘦瘦的少年挡在她身前,恶劣的不让她走。

????夏轻这天一直都不舒服,胃疼了一天,又被陆行气到了好几回,精神疲倦。

????只想回家吃了药,躺在床上睡一会儿。

????落日余晖下的少女,玲珑身躯,小脸蛋白白的,神色困顿。

????陆行居高临下,眼睛忍不住往她脸上看,他问:“巧克力吃了吗?”

????夏轻怔了怔,没想到他拦下自己只为这个无聊的问题。

????她撒了谎:“我吃了。”

????陆行抿着唇,心里总算舒畅了,他又问:“好吃吗?”

????夏轻只得答:“好吃。”

????她被太阳晒的难受,仰着白白的脸,小声的问:“你能让开吗?我想回家了。”

????陆行不动。

????夏轻往左走,他也往左。

????陈是吹了个口哨,眯眼看笑话,他觉得陆行是因为讨厌新同桌,才要捉弄她。

????夏轻微弓起腰,白着脸问:“你让我一下,好不好?”

????以前陆行很听她的话,她不喜欢的事,就从来不去做。

????这个凶悍的少年藏着一颗柔软的心。

????夏轻记得,陆行最喜欢抱着她,亲吻她受过伤的额角,一遍遍的喃喃:“轻轻、轻轻不疼。”

????陆行听见“好不好”三个字,心软了软。

????他让开了路,“走吧。”

????夏轻低声道谢。

????果然,这一招还是很好用的。

????夏轻脚步太急,踉跄一下,口袋里那颗陆行送给她的巧克力掉了出来,还滚了好几圈。

????空气仿佛都沉默。

????很久之后。

????夏轻诚恳的看着他说:“对不起。”

????是她骗了他。

????她手里的塑料袋也从手中滑落,袋子里的药全都撒了出来。

????夏轻蹲下身,慢慢将地上的药捡回来,装进塑料袋里。

????脸色难看的少年,忽然间就没那么生气了。

????女孩离开的步伐走的缓慢,背影纤弱。

????“行哥,你这样三番五次去惹夏轻,图什么?”孟放突然道。

????陆行转个身,没搭腔。

????——

????夏轻吃了药,睡了一觉。

????再次睁开眼,天已经黑了大半,打开房门,客厅里安安静静。

????季周蜷缩在沙发上,闭着眼,额角的淤青已经没有昨天那么明显。

????他戴着耳机,没有睡。

????睁开眼直勾勾的盯着夏轻看,他说:“你醒了。”

????夏轻往后退了退,“嗯,爸没回来吗?”

????季周摇头:“没回来。”

????夏父收摊的时间点全看生意,客人多就收的晚,客人少才回的早。

????“你饿不饿?”父亲没回来,杜姨也在忙她自己店铺的事情,没有人做饭。

????季周什么都不会,煮个面都煮不好,肯定还没吃饭。

????季周嘴硬,说自己不饿。

????夏轻才不信他说的话,去厨房冰箱里挑出能做的食材,做了两个简单的菜。

????她的手艺是父亲教的,不差。

????两道小菜色香味俱全,她去客厅里把季周抓了过来,这个人死要面子,脾气还很倔。

????“吃吧。”

????季周一言不发开始吃饭。

????夏轻自己没吃两口,两道菜多半都进了季周的肚子里。

????他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吃反而对他还好。

????夏轻喝了两口清水,然后把碗筷收到厨房,准备洗干净。

????身材高挑的少年突然钻进厨房里,拿过她手里的抹布,“我来吧。”

????“我洗,你回房间写作业。”

????“夏轻,我考了第一。”

????她嗯,然后说:“考了第一也要写作业。”

????夏轻总容易胡思乱想,这会手里拿着碗,却在想季周又没有叫她姐姐,总连名带姓的叫她。

????“我说了我来,你出去。”他推着她的背,把人推出了厨房,然后关上门。

????夏轻给父亲打了电话,那边过了好久才接。

????原来是小推车坏了,夏爸爸才折腾到这么晚没回来。

????说完这件事后,夏爸爸最关心的还是两个孩子吃没吃晚饭。

????夏轻说吃过了,然后问了具体地址,出门去接夏爸爸。

????夏爸爸摆摊的地儿离家要走半个小时,夏轻到的时候,修车的人正趴在车底。

????夏轻来的路上给夏爸爸买了几个包子,塞到他手里,“爸,你先吃两个热包子垫垫肚子。”

????“诶,好好。”

????修车师傅又忙活了一会儿,才从车底爬出来,手上沾了油渍也不在意,在衬衣边角上随意擦了擦,说:“车我给您修好了,不过你这电瓶不太行,明年就得换了。”

????三轮电动车的电瓶也不便宜,所以夏爸爸才一直没换。

????他说:“明年再换吧。”

????能省就省点。

????付了修车的钱,父女两个边推着车边走回家。

????晚风拍在脸颊上,柔和细腻。

????夏轻告诉父亲说:“爸,季周月考考了第一名。”

????夏爸爸笑的合不拢嘴:“他真厉害。”

????夏轻只有在父亲面前才露出小女儿的姿态,她很小声的说:“我也很厉害,我考了第四。”

????夏爸爸揉揉她的小脑袋:“轻轻最厉害,比你弟弟还棒。”

????父女有说有笑。

????呛鼻的烟味,还有笑骂声,由远及近。

????迎面撞来的一群少年,浩浩荡荡从马路边走过,陆行脚下顿住,悠悠的视线扫过少女的脸颊。

????她唇角上翘,笑容未曾来得及收起,表情生动。

????她没有穿校服,也没有戴眼镜。

????宽松的白T恤,锁骨清晰,边角打在黑色牛仔裤里,细细的胳膊,笔直纤细的腿。

????黑夜静谧,陆行落在她脸上的眼神暗了暗。

????陈是嘴巴欠,“行哥,那是小聋子不?”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biso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