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搜阁 > 都市亚博体育yabo88官方下载 > 首辅娇妻带球跑 > 章节目录 119.第一百一十九章

章节目录 119.第一百一十九章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搜阁 www.bis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soge.com

????一秒记住【笔搜阁 www.BISOGE.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小天使们,此为防盗章, 补完订阅就能阅读!

????却一连数月都没有她的踪迹, 原来是躲在了这里。

????她与杨文波竟然还有这样的交集吗?

????眼神刚刚对上,两人一时都相顾无言, 明明是隔了数米远, 气息却仿若咫尺,深不可测的眼神里一个是探究另一个则是入迷。

????几米外的护卫和巧月没有沈烟容的命令犹豫着不敢上前, 耳边只剩下淅沥的雨声, 落在枝叶上的声响。

????直到沈烟容怀里的小玉轻轻的拱了拱小脑袋,一双剔透的大眼睛在两人之间来回的滚动着,最后身体轻微一抖,发出了一声微弱的喵呜。

????喵~

????几乎是同时, 两人的眼神齐齐的望向了怀里这个不安分的小东西,也化解了方才两人间奇异的对视。

????以为小玉是突然跑出来受了惊吓,沈烟容赶紧轻柔的往自己臂弯间带了带, 纤细白皙的手掌配合着柔声的话语,熟练的安抚着它。

????等过了一会, 沈烟容才感受到落在自己身上的眼神,准确的说, 不是看着她而是看着她怀里的小玉。

????他是对小玉好奇吗?

????微微的抬了头又撞入了男子的那一汪深潭,漆黑清冷, 让人看不清他在想些什么。

????不过这一次她很快的就移开了眼睛, 虽然拥有这样一双眼睛的人直觉上不会是坏人, 但沈烟容总感觉这位神仙一样的人物, 好像认识她似的。

????最重要的是,她现在也不适合见到外人。

????抱着小玉从地上站了起来,因为蹲的时间有点久,她又有身孕,起来的时候气血不足身体不受控制的摇晃了一下。

????就在眼底发黑没站稳的时候,耳边传来了油纸伞落地发出的闷声,接着她就闻到了混合着檀香的淡淡草木香,犹如他的人一般清冽不染尘烟。

????一双苍劲有力的手掌轻巧的扶住了她的手臂外侧,头顶被一片黑给笼罩,但是他的手臂伸长并未接触到沈烟容的身体,疏远又自然。

????不等其他人嘘声上前,她一站稳,男子就从容的松开了双手,往后两步两人之间又空出了几人的距离,有礼有度让人心生好感。

????沈烟容往上抱了抱小玉,眉眼温和淡定自若的朝着他福了福身子,“多谢公子。”

????对于她的情绪变化,林清朔自然都看在了眼里,清冷的点了点头,算是答复,此刻眼前的人才是他眼中的沈烟容,好似刚刚的不安脆弱,只是昙花一现的错觉。

????声音是出奇的清丽干净,和刚才哄小猫的声音判若两人,好似是有意要疏远他。

????林清朔不着痕迹的低了眉眼,他这个所谓的未婚妻,还有好几副面孔,倒是有些意思。

????因为这一个小插曲,护卫们就不远不近的戒备了起来,又有些摸不准眼前的男子是谁,不敢轻举妄动。

????也许是看他只是扶了一下,马上就高冷的分开距离,让看的巧月松了一口气,赶紧上前来扶沈烟容往回走。

????路过男子身边的时候,沈烟容忍不住心中的好奇,侧头看了他俊美无暇的侧脸,忍不住心中感慨,原来书中陌上人如玉的偏偏美男真的存在,这可不是赵驿凯伪装的斯文书生可以比拟的。

????要是能知道他是谁就好了,也许是原书中的名人呢!

????心下这么想着,就听到从自己嘴里发出的声音,“还未请教公子尊姓大名。”

????如果不是这么多人看着,她都忍不住要捂嘴了好吗!她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么花痴的人设了,她的高冷御姐路线突然就坍塌了……

????话一出口,别说是眼前的男子,就连巧月都忍不住眼皮一抖,有点搞不懂自家郡主想要做什么。

????就更别提要捂着耳朵,强装镇定逃都来不及的沈烟容了,可就在沈烟容以为男子没听见或是不准备搭理她,要松口气的时候,就听到耳畔边出来一声清冷低沉的声音。

????“林晏修。”

????只觉得这声音好似有魔力一般,瞬间就穿透了耳膜直击心脏,好……苏啊。

????不过微微的一晃神,等她诧异的回头去看时,已经只剩下他修长清傲的背影了,和留在地上的油纸伞。

????这是看到她没伞,外面一层的裙摆都淋湿了吗?这还真是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高冷好人呢。

????这么想着就露出了一个淡笑,浅浅的梨涡在雨幕下,格外的清晰甜美。

????等到走出好远,阿和才举着不大的伞追了上去,犹豫了几下才开口,“大人,咱们不是去乘马车吗,好像走错路了。”

????林清朔顺手接过他手里的伞,目光飘忽的看着前面的路,“没错。”

????走出几步后,又轻描淡写的道:“我们去别院。”

????阿和楞在了原地,啊了一声,等雨淋到了耳朵尖,才后知后觉的小跑了上去,他总觉得越来越摸不清自家大人心里想的什么了。

????他明明都伺候了大人五六年了,再这么下去大人该不会要踢了他换人了吧!

????“大人,刚刚那姑娘怀里抱着的不是那只白猫吗?您怎么不要来。”

????林清朔过了很久才嗯了一声,声音消散在雨帘之中。

????为什么不要来,大约是因为看到她轻柔的动作,可温和的口吻,让他觉得像极了年轻时的母亲。

????不然他也没有办法解释,为什么自己会突然上前扶了一把,明明他最不喜的就是和外人有肢体上的接触,尤其这个人还是他想要退婚的对象。

????更不能解释的是,在沈烟容问自己的谁的时候,他竟然下意识的就说了自己字,晏修。

????他的字是小的时候外祖取的,外祖一生都贡献在翰林院,整理书籍编制典阅,是个慈善有学识高远的老者,他能说话没多久,外祖就拿了红封写了这两个字,成了他的字。

????只是鲜少有人知道他的字,会这么叫他的人,也都已经离世。

????方才两人靠近的时候,他闻到了沈烟容身上淡淡的体香,不知不觉就脱口而出。

????后来林清朔还给自己找好了理由,沈烟容看着并不像自由身,或许还有难处,既然想要退婚,倒不如能再等等问清了她的处境再一步步解决。

????*

????虽然中间发生了一些‘惊险’的意外,但沈烟容和猫都顺利的回到了院子,护卫们也相信了沈烟容并不想逃走的话。

????沈烟容回了屋子,两个小丫头怕她着了凉,赶紧给她烧了热水洗澡,忙活了好一会她才舒服的靠在木桶里闭目养神,巧月给小玉也洗了个澡,小桃就在伺候着沈烟容沐浴。

????“晚上刘一刀要烤羊排,一会交代他多烤一些,给门外每人都送过去尝尝。”

????她在这里也待不了多久,在赵驿凯回京之前是一定要离开的,她记得书中写过赵驿凯在外历时两个多月,到时候她也有五个月的身孕了,肚子里的宝宝也稳定了,再有大的奔波也不必担心会有危险。

????而她要离开这里,就得在平时的点滴中,软化身边人的戒备之心。

????小桃给她在按肩膀,沈烟容舒服的长出一口气,眼前又浮现出了方才那男子的样子,以前一直听人说秀色可餐。

????她都觉得是夸大其词,刚刚一见才觉得自己以前是多么的见识浅薄!

????林晏修,唇齿间来回的流连着这几个字,越念越觉得好听。

????她仔细的想了整本书内的人物,好像都对不上号,难道是因为她的穿越而再新增的角色吗?

????“晚些你去送羊排的时候,和门外的人打听打听,今日遇上的那人是谁。”泡完澡巧月也抱着小玉进来了,等小桃走开,就轻声的交代了巧月一句。

????“郡主是觉得此人有问题?”

????“别紧张,看着倒不像是个坏人,只是我们身份敏感,还是小心为上。”

????巧月觉得很有道理,长得跟画上的人一般,怎么会是坏人呢,但郡主的担忧也非常的有道理,用力的点了点头,

????下了一夜的雨,天气骤降,还未出门就能听到呼呼的秋风摇晃着枝叶的窸窣声。

????一夜无梦,沈烟容起床舒服的伸了伸懒腰,活动了一会筋骨,吃过早膳就去找刘一刀研究新菜品。

????她最近嘴巴有些刁,再好吃的东西到了嘴里都觉得无味,反而要辣的酸的才能吃的下饭,而且平日无事,她还在和王妈妈琢磨妊娠纹涂抹什么香膏管用,得提前准备起来了!

????在这的日子规律且充实,倒像是回到大学和室友一块研究课题的时候。

????前几天她心血来潮很想吃辣辣麻麻的凉皮,就去问了刘一刀,没想到刘一刀还真的知道,只是他也是在小的时候在西边尝过一回。

????两人研究了两日,中午就吃上了凉皮配玉米烙。

????虽然和现代吃过的味道不同,冰冰凉凉的吃进嘴里还是很满足的,她吃了小半碗,又吃了大半的玉米烙,剩下的都被其他人吃完广受好评,才满足的去逗小玉。

????可奇怪的是,原本玩的很高兴的小玉,突得又像昨日一般朝着大门跑了出去。

????沈烟容心里有个大胆的猜想,这个猜想,在大门打开的同时一辆马车从眼前驶过的时候,得到了确认。

????小玉大约是认识这个林晏修,不然也不会两次都赶巧碰上他,而从昨日的表现来看,这个林晏修也很喜欢小玉。

????马车上,林晏修那张清冷的脸露了出来,正好对上了沈烟容不慌不乱的得意神色,相视数十秒,沈烟容就抿唇一笑,冲着他张了张嘴并未发出声音。

????但他也还是看懂了她的意思。

????猫是我的。

????林晏修眼神微动,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就放下了帘子,怀里的小玉还在冲着马车的远去的方向喵喵直叫。

????被沈烟容强制的给抱了回去,心里暗暗道:小玉不仅是只小馋猫还是只小□□!

????“郡主已有二个多月的身孕了。”

????刘大夫的话犹如一道惊雷,让屋内的所有人都沉默了,尤其是方氏刚一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从软凳上猛地站了起来,本就身子不好,此刻更是一个摇晃险些要摔去。

????“巧月,你先带刘大夫下去,这件事我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若是被我知晓谁在背后嚼舌根,我定不饶她。”

????方氏平时待人和颜悦色,从未发过这么大的火,让巧月和刘大夫马上就跪了下去,连磕了好几个头才慌张的带着刘大夫退了出去。

????沈烟容这才回过神来,想都不用想孩子是谁的了,一定是那一晚,想着脸就先红了起来,没想到那人不止一夜缠绵不饶人,还一次就怀上了。

????其实这事也怪不了别人,先缠上人家的是自己,只是身在此处事后也无法补救,她也不敢对外声张,没想到就闯下了大祸。

????不过出了这种事,亲是不能再成了吧?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尚还平摊的小腹,这里面已经有了她的孩子吗?

????方氏的脸色却越发的难看,显得病态尽显,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二个月!就是那次你离家出走的时候!孩子的父亲是谁?”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biso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