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6.第三十六章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搜阁 www.bis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soge.com

????一秒记住【笔搜阁 www.BISOGE.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爷, 过了前面的山,再有半日就能到京城周边的鹿县了, 但这会天色已晚, 不若修整半日, 明早起来再赶路?”

????原本此次的洪水来势汹涌情势又不容乐观, 少说也得两个月多才能结束,再加上他第一次以皇子的身份去到地方,很多人不买他的面子, 各处都有偷奸耍滑的现象。

????但好在他的手段强硬,又有得力的幕僚协助, 最重要的是京中的粮草总能及时送达, 为灾民的安置起了很大的帮助, 前些时日更是派出了户部的几位大人, 从旁协助才让这件事迅速的解决了。

????本来他应该在江南再多待些时日的,好拉拢江南的地方官员,就连他最心爱的女子, 诗语好几封书信表达了她的思念之情,他也只是多写了几封信多送了东西去安抚。

????可杨文波的信以及京中留下的亲信送出的密函, 让他在江南是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杨文波他从来都没有放在眼中, 可沈烟容却让他不得不重视起来, 那个女人竟然从杨家搬出去了,杨文波真是好大的胆子!

????他送回去这么多次的书信, 她一封都没有回!就连这次的书信也是一看就是杨文波的口吻, 她难不成以为他赵驿凯是那种好糊弄的人!

????沈烟容真的是变了, 以前他的一个眼神,即便没有说话,她都眼巴巴的把最好的给他,现在却连他的信都不回了,她凭什么?

????赵驿凯坐在通体乌黑的骏马上,眼神越发的阴沉,“今日收到的信中可有什么特别的?”

????侍卫赶紧让人去拿,一摞的书信中果然夹杂这一封带着香味的书函,侍卫面露喜色的抽出递了过去,“爷,有一封。”

????赵驿凯脸色好了一些,伸手去拿,一看封面就是女子清秀的小字,是张诗语送来的。

????以前大皇兄还未出事之前,他每每收到诗语的信,都会有一种安慰舒畅的心情。可不知为何,如今看到和以前一样关怀他的内容,他只觉得烦闷枯燥。

????张诗语是个典型的大家闺秀,从小温婉贤惠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在他还是无人理睬的二皇子时,就对他体贴关怀,温暖了他那颗缺少母爱关怀的心。

????就是这样的性子,注定了她的书信中都是问他吃了什么做了些什么,分享的都是她每日的闺阁之趣,以前看着有意思,可现在他是要成大事的人,哪里有这等闲心,日日陪她闲聊。

????耐着性子的打开了信封,里面的内容果然还是千篇一律,冷不丁的眼前就出现了沈烟容那张得意嚣张的脸。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总觉得上次见的沈烟容不仅变得更好看了,还变得更有思想了,不再是以前那个只知道赖着他的小郡主。

????没有看完就直接递给了侍卫,“还有别的吗?”

????看着赵驿凯铁青的脸,侍卫仔细的翻找了一下,生怕漏了什么重要的书信,最后只能发抖的摇头。

????赵驿凯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明知道以前段时间见过沈烟容的形势来看,她是决计不会给他回信的,眼底的阴霾更深。

????“不歇了,今夜就到鹿县。”扬了马鞭绝尘而去。

????沈烟容走后,林清朔就仔细的把如何离开的路线给布置了,力求不会有地方出错,以他的意思是把沈烟容先带出去。

????直接就带到他的府中,他是另立府邸的,不会有什么人不长眼的冲撞了她,若是她不喜欢可以再做调整,只要等到他把沈晖元无罪的证据一放,沈家恢复往日荣焉,沈烟容自然就能回沈家了。

????等到他写完这些的时候,手上的伤口已经有些红肿了,其实一开始只是细细的一条血痕,就是他没注意又来回的研磨写字给擦着了,反而还严重了起来。

????阿和正在给他上药,林清朔就在想到底是哪里惹到了那对主人和猫,也没思索出个所以然来,就歇下了。

????等到第二天他才发现哪里不对劲,小玉一晚上都没来,看来是真的生气了啊。

????失笑的摇了摇头,准备亲自带着布置好的详案带给沈烟容看,再当面致歉,就算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他们两的关系也不该如此冷下去。

????可谁知,刚换了外袍要出门,林尘就带人急报,“大人,宫中急召,陛下昏迷不醒,二皇子一行人已于昨日到了鹿县。”

????林清朔的眉头轻皱,“赵驿凯何时动身的,为何没有消息传来,竟然提早了这么多日回来到底意欲何为?”

????想到昨日沈烟容问起过赵驿凯,心中就有些不虞,杨文波不算什么,可赵驿凯实在是个变数,偏生沈烟容还这么在意赵驿凯。

????“属下失职,二皇子行迹诡异,还留了心腹在江南,只身带人先行回来,这才躲过了我们的眼线,却不知他回来是为了什么。”

????往日林清朔思考事情都果决的很,今日却有些犹豫了,他拿不准赵驿凯提早回京到底和沈烟容有没有关系。

????“我先回城,林尘你带人留在这,好生的照看好沈姑娘,若是有人图谋不轨,你们只管以我的身份将人拿下,不管何人!”

????林尘是他身边最得力的人,有他在也算是放心了,只是没办法当面和沈烟容道歉,希望等他过两日回来她和猫儿的气都能消了。

????路过别院的时候,王平正当值,还朝他客气的行了个礼,马过院门的时候林清朔还回头多看了两眼,只可惜并没有看到里头的人和猫。

????巧的是,淑妃的院子门口也停了一辆大马车,下人正在搬行李,林清朔了然,这是陛下昏迷他们也准备回宫了。

????林清朔心中装着事,不疑有他快马加鞭,只想着处理完赵驿凯能早些回来。

????至于回来做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马车内的淑妃看着林清朔远去的背影,确定他肯定不会回来了,才重新下了马车,带着人去找沈烟容。

????“他走了,现在该来说说,我们怎么走了。”

????林清朔进了宫才发现赵文帝不过是普通的发热,昏睡了半日等他到的时候已经醒了,但人还是昏昏沉沉的,拉着他不肯放人。

????“驿濯他心浮气躁,这么多的孩儿里面,朕最属意的还是辰儿,只可惜……”

????听了赵文帝一席话,林清朔不得不对如今的朝堂重新审视起来,以前他觉得谁做皇帝都无妨,甚至他起初当官也是为了姐姐和母亲。

????等到如今没有了想保护的人,为官也就成了每日的习惯,因为离了这个他也找不到更让他上心的人和事。

????说起保护的人,他就想到了那双湿漉漉的眼睛和消瘦的身子,表面看着凶巴巴实际却是个外厉内荏的小家伙,还真是个需要保护的人,还好有他在。

????可如今大皇子被贬,三皇子是个胸无点墨的庸才,四皇子又羸弱,难道这江山真的要交给赵驿凯?

????以前是不知道赵驿凯的为人,谁做太子都与他无关,如今知道了赵驿凯残害手足,更是不惜拉整个沈家陪葬,这样的人如何能任太子之位。

????就连赵文帝都不知道赵驿凯已经秘密回京了,看来赵驿凯也不是为了差事办的更风光,那么他提早回京到底是为了什么。

????出了宫门,就没急着出城,一是因为皇帝还未清醒,二是他打算盯着赵驿凯的行踪。

????赵驿凯回到京城,没有急着回自己的府邸,而是修整了半日,就直接的派人找了杨文波。

????杨文波是深夜来的,披麻戴孝看到赵驿凯就是上前表忠心,赵驿凯也是感动的很,两人相谈甚欢,赵驿凯也是话中透露出了对他的欣赏。

????这让杨文波更加的高兴了,但没多久,赵驿凯就把话题引到了沈烟容的身上。

????“离京数月,心中甚是思念邵阳,不知今日可否登门一聚。”

????杨文波赶紧拿之前的话来应对,“二皇子是知道邵阳郡主的脾气的,她嫌下官府上住着不舒服,您走后就搬出去了,每回都是她身边的下人来取信送信的,下官也不知道郡主如今人在何处。”

????赵驿凯心中冷笑,这漏洞百出的话,也就是骗骗他自己,但他不能表露出不满来,继续装作一副宠溺的样子,“邵阳就是有些小脾气,杨大人多担待了。”

????杨文波看他这么好说话就安心了,两人分别之后,赵驿凯就让人直接跟上了杨文波,料到他会在几日后有动作。

????果然,在两日后的一个午后,杨文波往城外去了。

????赵驿凯带着人直接就尾随着出城而去。

????另一边,林清朔和沈烟容约定的日子本是明日,这会正在书房写明日上禀的折子,就听到阿和打翻了东西,一股子的酥油味道传了进来。

????“打翻了什么,怎么行事这般的不小心。”

????阿和就捧着食盒跑了过来,“大人,是上回沈姑娘送来的月饼,您一直忘了吃。”

????这么一说他就想起来了,闻着这闻到倒是有了些食欲,“拿来瞧瞧。”

????林清朔看到放着的杏花月饼只觉得眼熟,食盒因为打翻了,帕子包裹着的信函就掉了出来,两指轻轻擒住慢条斯理的打开。

????原本淡定是神色,从看到内容起就再也无法安然了。

????脑子里回想着前几日看到沈烟容的样子,她的身材匀称纤细又怎么会有小肚子呢,现在想来分明就是怀有身孕!

????阿和看到林清朔脸色不对,赶紧上前询问,“大人,您怎么了?”

????脸色微沉,“沈烟容有孕的事,你为何知而不报!”

????“大人,不是小的不报啊,当初林尘去查杨文波的时候就把邵阳郡主的事情,放在一块给您了,小的记得您看了两眼就放在一旁了。”

????林清朔记起来了,确有其事,他因为对杨文波的事没兴趣,便一直没看林尘送上来的东西,这会去翻就看到了后面的一张仔细的写着,邵阳郡主沈烟容身怀有孕,算算日子是六月怀上的。

????六月,六月!

????他与那个她缠绵之时也是六月,怎么这般的巧。

????心神有些恍惚,一低头才看到盒子里还散着一块粉色的帕子,不知为何就觉得有几分眼熟,小心的捡起打开,帕子上赫然绣着几朵娇艳的杏花。

????这图案即便是寥寥数笔他都不会忘记,竟与他私藏的那块肚兜上的花样,一模一样!

????林清朔的双眼微睁,不敢置信的看着手中的帕子,手指止不住的发颤。

????脑子里那个模糊的窈窕身影突然之间就清晰了,那张本来在暗夜中看不清的脸,也显露出了她娇艳的样貌,是她!

????猛地起身,直奔马厩,上马飞奔而去。

????他怎么这么傻,就让魂牵梦绕的人在自己身边待了这么久,都没有发现是她!

????沈烟容,你怎么让我找的这般的苦。

????但这一回,他不会再让她逃走。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biso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