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5.第二十五章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搜阁 www.bis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soge.com

????一秒记住【笔搜阁 www.BISOGE.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沈烟容已经没有了往日的从容和自持, 一双漂亮的杏眼微微发红,瞳孔内映着戒备和无助, 让林清朔不敢有一分的轻视。

????确定她能站稳, 才轻柔的接过她怀里的小玉, 他与小玉有缘, 但这是这么久以来林清朔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抱到了这只小猫,没想到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抱着怀里因为难受缩成一团的小玉,四下看了一圈, 才在一片草地停了下来,沈烟容半步都不敢离身, 又怕他出尔反尔, 小心翼翼的跟在林清朔的身后。

????乖巧的就像个小媳妇, 哪里还有往日嚣张跋扈的样子, 惊得护卫们只敢远远的跟着,就怕她又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来。

????林清朔没有走太远,就在院子四五十步的地方停下, 小心的把小玉放在草地上,从它的脑袋慢慢抚摸至背脊, 修长分明的手指在小玉雪白的毛发间穿行, 若不是此刻不适宜, 必定是一副赏心悦目的戏猫图。

????但是如今小玉生了不知名的病,他怎么还有心思在这玩猫呢?

????可看着林清朔那副认真笃定的神情, 沈烟容刚刚升起的一丝迟疑瞬间消散, 虽然和眼前的人相识不过数面, 但那一个好字足以让她心存感激。

????那一刻,他是她灰暗之中唯一的救赎,就算没有找到小玉的病因,她也感激有一个曾在她孤立无援的时候,愿意伸出他的手。

????今日的一切,她永生莫忘。

????林清朔抚摸着手掌下缩成团的小猫,眼角的余光却一直注意着身边的女子。

????初见沈烟容的时候,只觉得她淡雅从容就像是白木兰一般雅致,第二次见她嚣张任性却又灵动,就像是艳丽的芍药夺人眼球,可今日他才知道,之前的或许都不是她。

????这分明就是朵养在温室的娇花,柔弱的让人怜惜,越是接触越是多的发现她隐藏在下的面孔,到底哪一副才是她的真实样子?

????林清朔的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而沈烟容则是一直盯着草地上的小玉,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没想到出人意料的一幕竟出现了,原本恹恹的趴着的小玉小巧的鼻头耸动了一下,嘴巴无意识的朝着地上的青草咬了咬,慢慢的加快了速度。

????过了一会朝着旁边吐出了一团白乎乎的东西……

????沈烟容瞪大眼睛仔细的辨认了一下,小玉这是在吐毛球?

????之前偶尔会听人说猫咪舔猫会吐毛球,但从未真的接触过见过,虽然也喂过流浪猫但从来没有系统的学习过怎么养猫,没想到第一次就闹出了这么大的一个乌龙。

????一想到刚刚自己焦急慌乱的样子,竟然还拿命威胁别人,脸上就爬上了一丝的红晕。

????他们住的偏远依山傍水,今早又起了雾,这会正好出了太阳,丝丝光亮透过稀薄的雾气,从斑驳的秋叶中洒落在她的脸上。

????未施粉黛如玉的肌肤就像是染上了淡淡的嫣红,咬了咬下唇又有些如释重负的怅然,看得林清朔有些恍神。

????他不沾女色,更是不喜与女子接触,从小到大往他跟前床榻上凑的女子不知凡几,能让他例外相待的,除了那晚心头抹不去的月光,也就是她了。

????林清朔也是头次知道,一个人的脸上能有这么丰富的变化。

????松了一口气之余,沈烟容根本不敢去看林清朔的脸,前几日还嚣张的跟人放狠话,说猫是她的,结果连小玉吐毛球都不知道,还当是得了什么重病,沈烟容头次觉得自己是不是不应该收养小玉。

????张了张嘴,想要言谢的话,如鲠在喉,发了半天也说不出口,最后只能轻声的说了一句多谢。

????林清朔像是没有察觉到她的不自在,这会小玉吐了毛球显得舒服了一些,嘴里嚼着青草乖巧的喵了一声,听着声音已经恢复了些精神。

????小脑袋轻轻的在林清朔的手掌上来回的蹭,像是与他极其熟络,也很喜欢这样的接触。

????看得沈烟容眼睛一热,林晏修看着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样,没想到竟然连小猫吐毛球都懂,最奇妙的是他逗弄着小玉的样子,一点都不违和。

????让沈烟容的心里升起了一丝,是不是小玉跟着他会更好的想法来。

????眼睛明明是看着小玉,却总是忍不住去看旁边的林晏修,俊美的五官清冷的气质,还喜欢猫,放在现代就是九亿少女的梦了吧。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低沉清冷的声音传入了耳中,“幼猫不会主动吃猫草,猫毛长久积在腹中便会难受干呕,再拖几日便不是如此简单可以解决的。”

????不带一丝情绪的教导式口吻,却让沈烟容燥乱的心瞬间安稳了下来,他是在开导自己吗,如果今日她没大张旗鼓的送小玉去治,也许小病也会成大病。

????心里有些暖暖的,虽然林晏修这个人看着对人待物很冷淡,但喜欢猫的人,内心一定是柔软的。

????接着林晏修又继续说了一些关于养猫的知识,都是平日里很实用又容易被忽视的地方,沈烟容听得很认真,将他说的都牢牢的记在了脑子里。

????不过挫败感也越来越深,“都是我的一时兴起,或许我根本就不适合养小玉。”

????小玉好似的听懂了她内心的不安,从林晏修的手下几步滚到了沈烟容的脚边,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她的掌心,乖顺的蹭了蹭她的手腕,轻轻的喵了一声。

????林晏修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小玉,这会听到她的这句话,微微抬了眼,一双漆黑的眼睛看着沈烟容。

????冷声道:“你认输了。”

????如果林晏修像方才一样,安慰沈烟容两句,没准沈烟容真的把小玉交了出去,可他这么略带挑衅的一句话,却扬起了沈烟容的斗志。

????她没正统的学过养猫,但不代表她不能学,她自问对小玉的用心绝对不会比任何一个人少,包括林晏修。

????原本因为失落而黯淡的双眼,又恢复了以往的自信从容,“你听错了,就算不适合我也有信心能学好,小玉是我。”

????林晏修扬了扬嘴角,面色不改,“那真是可惜。”

????沈烟容犹豫了一下,好歹今天都是因为林晏修她才没有闹出大祸来,要是真的凭借一腔热血跑回京,没准还要闹出什么事情来。

????抿了抿唇瓣,一副大度无私的样子道:“不过你救了小玉,以后我允许小玉去找你玩。”

????这会失去了慌张,一双大眼睛还有些湿润的微红,眼角微微上扬带着一丝艳色,之前那个嚣张带着倾略性的沈烟容又回来了。

????沉默了许久,才听到略带笑意的一声,“好。”

????话音微微上扬,就连林晏修自己也没有发现语气中的变化。

????却被沈烟容仔细的给捕捉到了,她怀疑自己的耳朵有问题,这会的耳朵在发烫,不然怎么他同样的有个好字,在她听起来就有了不同的意思,酥酥麻麻的直击心脏。

????接着林晏修又说了一些关于小猫生病的症状,小玉算得上半个野猫,这么久从来没有生过什么大病,总体来说沈烟容养得很不错。

????两天交谈的融洽,林晏修虽然言简意赅却是个好老师,简洁明了直击重点。

????看着他慢条斯理气质清冷的样子,沈烟容没忍住脱口而出,“林公子在何处高就?”

????说完沈烟容又后悔了,她自认为心如止水,心里眼里都只有肚子里的小宝贝,却没想到在他这已经栽了第二回了!真想抽自己两嘴巴。

????不过好奇就是好了,问了便是问了,没什么好害羞的,一双眼坦然的看着林晏修。

????倒是让林清朔有些为难,当初说自己叫林晏修,只是下意识的行为,说出口之后也觉得有些不妥当,他是林清朔他们两有婚约,这并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只是他当时不能确定沈烟容的态度,如果沈烟容很满意现在的生活,并不需要他的插手,他也就可以毫无愧疚的提出退婚。

????可据他这些日子的了解下来,发现沈烟容好像并没有受杨文波的制约,相反的她的生活很自由。

????一时他又觉得自己是多管闲事了,等处理完手头的事,就准备回京不再插手这其中的事情。

????沈烟容这个人他看不透,越是了解就越是危险,想起之前的梦和彻夜未眠,林清朔当机立断,觉得两人没必要再接触,到时再找人出面谈退亲的事就过去了。

????可没想到今日正准备回城的时候,就见到了这一幕,原本打算不再管她的事,也终究还是插手了。

????这会听到沈烟容的疑问,他又有些纠结,难道要告诉沈烟容,他是林清朔,我们把婚事退一下?那如何解释当初他说自己是林晏修的事情?

????他帮小猫是出自本能,并不想以此作为退婚的要挟,还是等合适的时候再说吧,但此刻他们都应该保持距离。

????“你觉得呢。”

????林晏修一直没回答,尴尬的沈烟容都准备抱着猫跑回去的时候,就听到一贯冷淡的声音开口了。

????沈烟容眨了眨眼,陷入了沉思,没有注意到他的这次话语里还带了些许的疏离。

????“教书先生?诗人?书画家……”

????林晏修的气质根本不像是当官的或是生意人,沈烟容猜的全是自由职业,但换来的都是林晏修不置可否的表情,最后嘟囔了一下嘴,懒得猜了。

????出来的时间挺久了,小玉的肚子也有些饿了,身后还跟着好些人看他两聊天,一开始没感觉这会就有些不舒坦了,她想回去喝上一口暖暖的蒸蛋汤。

????临别前,沈烟容还是忍不住的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你都不好奇我的身份吗?”

????一手抱着小玉,一手指了指自己的脸,露出了一个明媚的笑,“我这样的,像不像被大官养在外头的外室,见不得人的妾室。”

????林清朔皱了皱眉,诚实的摇了摇头,“不像,没人会愿意找个祖宗。”

????太过真实的语气让沈烟容不顾形象的大笑出声,笑得直不起腰来,捧着自己的肚子笑出了眼泪,真好,在他的眼里她不是那种不堪的形象。

????笑完后站直身体,朝着林晏修挥了挥手,抱着小玉自信豪迈的往回走,他说的太对了,她可是被杨文波请回来的祖宗,怎么能让自己受委屈呢。

????走到一半忍不住回头去看树下的修长身影的男子,只见他伸出细长的手指,点了点脖颈处,什么也没说就翻身上马离开了。

????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颈,才想起来,是方才破了的地方,此刻隐隐有些作痛。

????林晏修,还真是个温柔古怪的冷面人。

????抱着小玉回了院子,按照林晏修所说的照顾方法定时给它喂之前吃过的那种青草,小玉果然吐了几次毛球,就慢慢恢复回原来的状态了,也让初次当妈妈的沈烟容记下了这个教训。

????平日里除了研制妊娠纹产品和孕妇健康餐,剩下的时间都会跟王妈妈讨教照顾孩子的经验。

????王妈妈虽然不是奶娘,但她照顾过杨家老夫人的好几个孩子,虽然自己没有生育过,但在带孩子上却比她这样的新手妈妈要经验丰富的多。

????沈烟容都会小心的分类摘录下来,有时候觉得在这方小院待着也不错,吃的方面有刘一刀,经验方面有王妈妈,但她还是一心要走。

????尤其是许久没登门的杨文波,带着赵驿凯的书信上门的时候,这种不安达到了顶峰。

????杨文波为了争尚书的位置,最近忙的焦头烂额,偏生的这个节骨眼上杨老夫人病重唯恐老人家突然离世,他要丁忧守孝,最近正卯了劲的在床前装孝子。

????若不是赵驿凯明言要亲自交给沈烟容,他才没时间跑这一趟,坐了没一会就明里暗里的让沈烟容回信的时候,别忘了提一提他这个二叔。

????沈烟容强忍着恶心,面色不虞的敷衍了杨文波几句,大多都是在抱怨院子不如意的,要钱要东西的左右一说,硬生生的把杨文波逼得坐不住为止。

????刚巧他接了个老夫人晕过去的消息,顾不上哄沈烟容写信,又火急火燎的往城里赶了。

????沈烟容回忆了一下,好像确实是有这么一回事,杨老夫人终究是没有熬过这个冬天,杨文波需要回乡丁忧三年,就是在那个时候他将两个女儿送进了赵驿凯的府上。

????当时的赵驿凯正是得势需要拉拢官员的时候,就以‘夺情’之法将杨文波留了下来,但尚书一职与杨文波就无任何关系了。

????从赵驿凯收下了杨文波之后,朝堂内外私下不是说赵驿凯大度仁德,就是说他贪恋美色,以为他是个好拿捏的,拍马屁的同时就对他放松了警惕。

????等再回过神来的时候,赵驿凯已经借机清理了不支持的党派,为自己登基做好了长远的准备。

????这会看到那封装着赵驿凯亲笔的书信,浑身打了个寒颤,将信直接丢在了地上,连带着他送来的礼物也一并丢了。

????倒让巧月有些奇怪,之前她看到二皇子来找郡主,还以为郡主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可为什么郡主一副不想看到二皇子的样子呢。

????这让她想起了三个月前的那晚,郡主衣衫不整的跑回来的情形。

????难道都是因为那一晚,让郡主和二皇子出了嫌隙?

????盒子里的钗子掉了出来,巧月怕丢坏了以后沈烟容又后悔赶紧捡了起来,叹了口气,她没有觉得二皇子有多好,只是不想再看到郡主一个人失神的样子。

????杨文波走的时候,护卫头儿就将沈烟容出院子过的事情,还有突然出现的隔壁邻居一并告诉了杨文波。

????他心里揣着事,烦躁的瞪了那人一眼,从人群中看了一眼目光略显精明的王平。

????“没用的东西,你叫什么,对,以后他的差事都交给你,郡主想出去就让她出去,什么陌生男子,我养你们是做什么吃的?成天就知道拿这种小事来烦我,只要她肯乖乖的待在院子里,以后一切事宜都听郡主的!”

????不顾满脸喜色的王平和复杂的众人,回头复杂的看了一眼院子,如果那老东西真的死了,现在就只能期盼哄住院子里的小祖宗,让二皇子抬一抬手了。

????*

????离那日小玉生病又过了三日,期间小玉都乖乖的待在院子里,由此也可知道林晏修一直没有回来过。

????在忙碌之余,沈烟容偶尔也会走神的想,这个林晏修到底是做什么的呢,他的出现又意味着什么,对原书的剧情会不会有所影响?

????没想多久,这些奇怪的思想就被她给驱赶出去了,她一定是太久没有感受到别人的温情了,才会对一个只见过三次面的陌生男子,有了一些说不清的情绪。

????但不管这些没有萌发的情绪是什么,都被她给掐死在了萌芽阶段,每日都会填充些事情来让她不胡思乱想。

????这几天她在让刘一刀做些适合小孩吃的东西,造型可爱的画卷馒头,甚至她还想到了薯条汉堡炸鸡块,现在不努力苏一苏,以后离开了刘一刀可就不一定能找到这么好手艺的厨子了。

????她也不会说出来,其实是她自己嘴馋了,想吃这些不健康的食品。

????薯条炸鸡容易就是炸土豆条和炸鸡块,汉堡的面包片有点困难,她就让刘一刀做了米汉堡,最为困难的就是番茄酱了。

????这个时候还没有番茄,于是她就用梅子酱杏子酱等给代替了,总得来说味道还不错。

????就在她沉迷油炸食品转移视线的时候,林晏修家的下人又来敲门了,小玉最先反应过来,跑去门外晃着尾巴。

????现在这帮护卫看到小玉,恨不得就先把它给供起来,只要这个猫奶奶不随便乱跑,让他们干啥都成。

????“这是我家公子送来给小猫的药方和成药,服用的方法都写在纸上了,还望转交主人。”

????沈烟容眯着眼沾着梅子酱吃着炸鸡块,就看到小玉大摇大摆的走在前头,后面还跟着个三五哈腰的王平,瞧着小玉跟她的时间久了还真成了只狐假虎威的院子一霸了。

????说明了来意,沈烟容就把刚出炉的零食拼盘送给了他,不管王平谄媚的样子,挥了挥手就让他下去了。

????一听说是给小玉的药,沈烟容就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里面果然有两小罐的瓷瓶子。

????外面贴了标签,上头的字苍劲有力,第一眼沈烟容就能确定,这一定是林晏修亲笔写的,赶紧翻开了旁边的纸,上面写了详细的服用方法。

????就把这个都交给了巧月,让她仔细放好,每日按照这个方法给小玉喂药。

????等巧月下去之后,她又往后翻了翻,才发现纸张的后面还夹着一张小纸片,上面写了另外一个膏药的使用方法,是盒子里的另外一个白色的小圆瓷瓶。

????“玉肌膏:每日三次涂抹伤痕处,疤痕可去。”

????两处都是同样的字迹,他的字就像他的人一样孤寂清冷,可偏偏就是这样的寥寥几笔看得沈烟容脖颈的伤口处有些发烫,心跳止不住的加速。

????虽然没有明确的点明这个是给她的,可她就是知道,就像那日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指了指自己的脖子,她就知道是让她回去注意伤口。

????这个玉肌膏的作用,即便林晏修不说,她也心里明白了。

????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小瓷瓶,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草木香,不知为沈烟容就想起了前两次的接触,好像林晏修的身上也有这种淡淡的草木香,清冽别致。

????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小步跑到了梳妆台前,其实她很少照镜子,一是古代的铜镜看不清楚,二是看到自己的脸变得越来越古代感让她无所适从。

????可今天她却特别的想看清自己,将镜子对准了脖子上的伤口仔细的看了看,伤口不深但有些长,三天过去已经结了痂,落下来变成了粉粉的新肉。

????小心的涂抹上去,感觉到了丝丝的凉意,清冷幽香,不知不觉的她的脸又挂上了淡淡的红晕。

????等巧月再出来的时候,沈烟容已经涂抹好了药膏,同时也把小瓶子藏了起来,巧月并没有发现她有哪里不同的地方。

????沈烟容状似随意的撩了撩袖子,“人家既然有心送了药和方子过来,我们理应还礼,等过几日林公子回来了,就请他来院子里赏菊吃蟹吧。”

????入秋最美味的就是蟹了,但是蟹太寒,沈烟容不敢多吃,每回拿来都只能吃吃蟹钳过过瘾,前几日王妈妈说偶尔吃一只不碍事。

????她就惦记上什么时候能挑只大的美美吃上一顿,那就顺便带上林晏修好了。

????巧月没有多想,心里只怕陌生人会不会泄露了他们的行踪,不过看他的样子又不像是个坏人,女子总是容易对长得好看的男子降低戒备心。

????“那奴婢让王平去下帖子,顺便让王平盯着,什么时候那位林公子回来了,就给郡主报个信。”

????沈烟容心里发笑,让王平盯着还不如小玉的鼻子灵,只要那边回来了人,小玉这小□□一准跑的最快。

????摸了摸小玉漂亮的毛发,小玉回头舔了舔她的的掌心娇柔的喵了一声,引得主仆二人发笑。

????可一连二三日都没有等到林家有人回来,沈烟容也从一开始的兴致勃勃变成了兴致缺缺。

????唯独那瓶玉肌膏,她还在偷偷的抹,总感觉疤痕真的变浅了。照着镜子顺便在心里安慰自己,她才不是因为送的人是林晏修才留着的,单纯是因为爱美不想留疤!

????就在沈烟容就要将这件事抛诸脑后的时候,小玉又一次朝着院门跑了出去。

????换了王平做领头,这回护卫已经很有眼色的打开了院门。

????一辆青蓬顶的马车停在了门外,身穿牙白色长袍的男子已经下了马车,此刻院门一打开,两人的视线就撞上了。

????对视了几秒,沈烟容就不适应的移开了视线。怎么这么巧,他会不会以为自己一直在等他回来?

????这也太尴尬了!

????故意撇开眼不去看林晏修,往他侧边去看,她就发现了一件新鲜的事情,另外那户院门尘封许久的邻居,居然也住进了人!

????林清朔注意到沈烟容复杂的脸色,他有些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出于礼貌还是低头理了理袖口错开了两人的视线。

????好在阿和很快就从马车上拿了东西下来,他长臂一伸就接了过来,并没有去关注沈烟容在思索些什么。

????“听人说你找我?原本前日就该回来,但中间有事耽误了,这是给小玉的。”听上去好像是一句没头没尾的话,但沈烟容却觉得他是在解释自己为什么没回来。

????收回看向外头的好奇目光,因为这一句话,她的心情突然就变好了许多,“只是给小玉的吗?”

????林清朔的动作没有片刻停顿径直递给了她身后的巧月,沈烟容不死心的又看了好几眼,才确定他清冷的脸上神色丝毫没有变化。

????刚刚提起来的冲动马上就泄了气,当然是送给小玉的药啊,不然还会有什么呢,她到底在期待些什么啊!

????沈烟容打断自己的胡思乱想,正巧小玉因为被两人忽视而喵了一声,她就低头去安抚小玉,理所当然的忽略了林清朔深幽的眼底,被触动的波澜。

????“前几日你帮了我大忙,我这人最不爱欠人情,正巧府上送了一筐蟹来,所以请你吃蟹。”

????头顶传来一声轻笑,沈烟容眨了眨眼抬头去看身边的人,果然是林清朔在笑,嘴角微微上扬笑已及眼底,好似刹那间拨云见日冰雪初融,心头的阴霾散尽。

????一时之间竟然看迷了眼,原来比林晏修更好看的,是他笑的样子。

????“又是蟹?”

????沈烟容竟然从他冷淡的话语中听出了一丝的无奈来,这才想起来,之前她还在吃醋,为什么小玉更喜欢林晏修,为了打趣他。

????故意炸了酥脆的蟹壳过去,里头又没什么肉和黄,对于从来没有尝试过这种吃法的林晏修来说,根本就无从下嘴。

????听了送东西上门的护卫来报当时林晏修的神情,足足乐了沈烟容一个下午,也就难怪他一听到蟹会这么的好笑。

????“你放心,这次是正常的蒸蟹。”说着沈烟容还难得露出了一个俏皮的笑,唇红齿白杏眼娇俏,看得林清朔心跳的快了一拍,直到人已经抱着猫走出好几米远,他才晃过神来。

????交代了阿和两句让他先回院子,才只身跟在沈烟容的身后进了院子,最为奇怪的是整齐划一的护卫,没有一人敢对他进院子有所质疑。

????从他得到的消息可以知道,沈烟容是被杨文波困在了此处,想来生活应该处处受限才对。

????可林清朔自己接触了沈烟容几次,却发现与他想象的全然不同,单单是这院子里的各处设计就一定是按照她的心思来的。

????秋千、摇椅、葡萄架,还有随处可见的小玉的玩具,至少从细节来看,杨文波待她很是不同。

????看着沈烟容淡定从容的背影,以及方才那个娇俏的笑容,到底哪个是她,她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女子。

????而她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蟹宴就摆在小石亭里,刘一刀挑了最肥美的几只,这会红透了的蟹整齐的摆在碟子里,赏心悦目之余馋的沈烟容口水直流。

????石亭的四周种满了各异的菊花,赏菊吃蟹也算是沈烟容做过最风雅的事情了。

????沈烟容把小玉抱给了巧月,招呼了一下林清朔,就等不及的先坐下了。

????她的碟子里只有半只蟹还剥去了蟹腿,只有一个可怜巴巴的身体。而林清朔的盘子里则堆的满满的,桌上还有一个小酒盅,除了这些外,林清朔桌前还摆了许多的小物件,都是时下吃蟹的热门小工具。

????蟹腿很寒孕妇不能吃,螃蟹她也是在挣扎了半天后决定陪他吃半个,好不容易争取到的美事,沈烟容不舍得浪费,赶紧给自己倒了一小杯,就上下其手,娴熟的掰开了蟹壳,美滋滋的沾了米醋开吃了。

????林清朔一开始以为她请他吃蟹只是客套话,一定是有事相求才会以此为借口,没想到她说请吃蟹就真的单纯是吃蟹。

????陛下自从大皇子一案后,身子就不如往日康健,朝中更是青黄不接,内阁的几位大人都是两朝辅臣,如今年岁已高隐隐有辞官告老的意向,许多事就加重在了六部之上。

????再加上陛下最近疑心病越来越重,谁都不信任偏偏对他这个已故发妻的弟弟颇为信任,他作为户部尚书,事情也比往常要多,临时南方派粮拨款,就让他连着三日没有休息好。

????昨晚也才睡下两个时辰就起了,开完早朝处理完最后的事宜,就想着沈烟容有事,他才风尘仆仆的赶出了城。

????这会看着认真吃蟹的沈烟容,即便是原本不太爱吃蟹的他,也被勾起了食欲。

????“很喜欢吃蟹?”

????沈烟容眼前的桌上已经堆起了她咬碎的蟹壳,这会正在奋战蟹黄,因为亲自动手,纤细修长的手指上也难免的沾上了一些酱汁,看得林清朔眸色暗了几分。

????这会听到他的声音,点了点头,“喜欢啊,蟹肉蟹黄蟹膏,当然我最喜欢自己动手吃蟹的成就感,说了你也不懂……”

????话音刚落一抬头,就看到林清朔那双修长的手指,正在仔细的把蟹腿肉都剃在碟子里,滑白的蟹肉格外的诱人。

????再对比自己的样子,只想捶胸顿足,真是太不公平了,为什么即便是吃蟹这种高难度的食物,他也能吃出一种优雅的仙气来。

????林清朔沾了米醋,夹了一筷子进嘴里,看着她眼巴巴的小模样,好像有点明白这东西好吃在哪里了。

????突然眼前递过来一杯斟满的小酒杯,细白的手腕在眼前一晃而过,却足以乱了他的心神,但马上就清醒了过来,疏离冷淡的拒绝道:“我不饮酒。”

????沈烟容正好举起杯子放在嘴边抿了一下,听了他的话眼里有些疑惑,闻了闻杯子里的味道皱了皱眉,“酒?你想什么呢,这是生姜汁,这么大的味道你闻不到吗,这东西配蟹驱寒解毒最好不过的,你不要还给我。”

????林清朔这才闻到小酒杯里生姜汁的辛辣味,他好像误会了什么。

????只是那夜酒后的情/色以后,他就滴酒未沾,虽然他知道那一晚酒不过是媒人,真正冲动的是他自己,但看着沈烟容的脸不免叫人多想了,他还以为她是准备借酒谈事,他已经犯过一次错了,是再不会重蹈覆辙的,没想到都是他想多了……

????现在不管想再补充几句什么都像是在解释,他索性也就不说了,把自己刚刚剃好的蟹黄用小碟子装好轻巧的放在了沈烟容的眼前。

????一双幽黑深邃的眼,落在了她的脸上,这是在为刚刚的误会在赔礼道歉?

????沈烟容本来有些不爽快,两人是邻居也算是见过几次面了,她却总觉得林晏修不是诚心和她交朋友,处处有所提防,可看着眼前的蟹黄又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

????哼,她才没这么好哄呢!

????可是他剃的蟹黄看上去颜值好高,一口气吃完应该会很爽吧。

????“不要?”林晏修说着真的伸手要把碟子拿回去,就被沈烟容给拦住了。

????“谁说我不要了,我,我只吃一小口。”嘟囔了一下,沾了点姜汁满足的放进了嘴里,没有看到林晏修嘴角上扬的一抹笑意。

????沈烟容对自己的身体很了解,也很克制,说是吃一小口就真的只是尝了尝,她就是很想知道,颜值这么高的蟹黄吃起来是不是会更爽?事实证明确实有很好吃,只是林清朔这个客人没吃多少,她干脆把剩下的蟹黄交给了刘一刀做成蟹黄包,让林清朔带回去。

????吃完蟹巧月赶紧上了清茶,小半杯茶下去,沈烟容舒服的眯了眯眼,雪白的脖子露了出来。

????林晏修就看到了她脖子上那个疤,和第一次看到的触目惊心相比已经淡了许多,但她的皮肤细滑嫩白,若是不仔细的擦药一定会留下永久的痕迹。

????正在沉思还有没有别的什么去疤效果好的药膏,沈烟容就眨着眼看向了林晏修,注意到他的视线,下意识的捂住了脖子,那天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事后想想自己也觉得有些后怕,但她从来没后悔过这么做,她需要震慑这些人,也要试探他们的底线在哪里,为将来的逃走做准备。

????可林晏修直白的视线却让她有些在意,是不是当时再太过冲动了一些。

????“多谢你的药……”

????“你找我没别的事?”

????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沉默了下来,林晏修听到她的道谢点了点头,“不必,顺便而已。倒是今日只是吃蟹,不为别的事?”

????沈烟容看着他的眼睛,很想全身心的信赖眼前的男子,很想让他带自己离开这里。但理智告诉她不行,她是真的把林晏修当做朋友,让他带自己离开是在拖累他,双眼弯弯翘起,笑魇如花的摇了摇头。

????“当然是吃蟹啊,不然还能有什么事吗?倒是你,说是有事耽误了,是不是碰上了难题,要不要我替你解决。”

????“你?”林晏修头皮绷紧,有些气愤又有些无奈,她到底还是不信任自己,很想直接问出口,我若是想要退婚,你能不能解决,最后什么也没说,留下一句有事再来找我,就走了。

????沈烟容摸了摸鼻子,有些没搞懂这是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怎么林晏修突然就有些不高兴的走了??

????为了避免吃多了积食,一般吃完她都会多走几步养养身,顺便就把林晏修送到了门口,还高兴的朝他挥了挥手,林晏修本来有些生气看到她这幅没心没肺样子,又觉得好笑。

????“我的话永远都作数,你若是有解决不了的难处,就来找我。”留下这句话,就干脆的回了自家院子。

????等林晏修的背影都看不到了,沈烟容就转身要回屋子,突的一个小球擦着她的肩膀飞了过去,最后落在了她的脚边。

????沈烟容回头去看,就看到之前大门紧闭的院子门口,站着一个异常羸弱的小男孩,身边还跟着好几个丫头婆子,此刻正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她,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脚边的小球,注意到她的视线就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要往回躲。

????沈烟容:……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面目已经可憎到,连小朋友都被她吓到的地步了吗!

????小孩,你过来,我们好好谈一谈!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biso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